FAENZA法恩莎官网

您的位置:主页 > 商标查询 >

超级网剧《我是余欢水》的作者余耕再上新作《做局人》 “书中有

发布日期:2022-05-11 05:49   来源:未知   阅读:

  •   超级网剧《我是余欢水》曾创造收视长虹。作家余耕笔下的“余欢水”,让很多人印象深刻。时隔两年,余耕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新作、长篇小说《做局人》出版面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人物形象——余经纬。

      《做局人》的主要人物余经纬以骗为生,擅长以庞氏骗局获利。他心思缜密、布局利落,与好友阿宣搭档,从未失手。余经纬也深知如此生活不是长久之计,计划做一次大局就收手。殊不知自己早就走上不归路,万般算计皆落空,朋友离开、伙伴背叛,心上人更是专为复仇而来……

      5月6日,作家余耕接受了包括极目新闻记者在内的部分全国主流媒体的采访。他希望通过《做局人》,擦亮人们识别骗局的眼睛。

      余耕,作家、编剧,著有《当心你的狗》《古鼎》《如果没有明天》等作品。其中《如果没有明天》获得第十七届百花文学奖影视剧改编价值奖,超级网剧《我是余欢水》就是改编自这一长篇小说。余耕在《我是夏始之》一书中的自我介绍,也和余欢水一般“人间真实”:打过篮球,没进过省队国家队;做过警察,没破过大案要案;开过攀岩俱乐部,但是自己恐高;在银行工作,进之前对数字不敏感,进去后对数字越发混乱;最喜欢的是做记者,因为看上去不像一份工作,不打卡不坐班,不用夸女同事瘦了……一切拿稿子说话。

      余耕:因为我的一次亲身经历。2020年刚过春节,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可以拉我去炒股,平常接到这种电话,我会直接挂掉,但这个电话字正腔圆,于是我就进群试了试。群里有几个很专业的老师,教大家怎么炒股。群里的讨论也特别热烈,很多人说赚了钱,于是我关注了他们推荐的股票,的确是赚了不少钱。过了一段时间,我产生了疑虑,老师每天在群里免费教大家炒股,图什么呢?不可能有这种好事啊?后来他说要参加一个国际投资大赛,需要大家为他投票。但这也让我疑虑,这么简单的事情,需要拉一个群,铺垫做这么久吗?于是我在网上搜这个人的名字,确实有100多条他2019年炒股赚了几个亿的消息,但消息都是2020年2月之后的。我觉得这帮人可能是骗子。后来,他们要我在他们的平台上炒股,我一直拖着,一个多星期后我被踢出群了。

      余耕:当时我并没有确凿证据,后来我尝试加那个群里几个人的微信,想大家商量一个对策。但这几个人都没有通过我的好友申请,于是我作罢了。后来我明白了,群里几百个人,估计很多都是骗子团伙的人。

      他们把我踢出来后,我就无能为力了。最后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也就过了一周,我在网上搜到了相关诈骗的信息。《做局人》里面写的一个类似骗局,就是我的亲身经历。

      余耕:有个同行跟我说过,国务院成立了国家反诈中心,你就写了《做局人》。我写的时候,倒没有想到这样的大背景。写完这部小说后,我接到了《啄木鸟》杂志的邀请,出席一个法制活动,在机场出境口的地方,有一处用围挡围着,里面的人一对一坐着。别人告诉我,这是国家反诈中心成立后,在机场劝返的诈骗的人。我问怎么识别这些人是要进行诈骗的呢?他们告诉我,一般这些人都集中去往东南亚一个小国家,他们的身份是农民,又拿不出探亲证据,多半就是被组织去国外进行电诈的。我这才意识到,原来国家有这么大的一个行动。

      记者:《做局人》里的骗子智商很高,一环一环地做局,您觉得这种高智商的骗子多吗?有没有做一些调查?

      余耕:有调查。你想想看,在疫情来临时,都有骗子借此行骗。他们的招数随时都在变化,而且精通高科技领域和互联网技术。

      记者:除了您差点上当的那场骗局外,《做局人》里其他的局,是有原型还是杜撰的?

      余耕:其他都是我杜撰的。我在写这帮骗子时,内心还是挺复杂的。因为这帮骗子让我进入股市、第一次赚到钱,我跟他们买过一支股票,至今都是我买的股票里表现最好的。其实这帮骗子在金融知识方面特别专业,他们凭此做一个正经的投资人,也能赚到钱,为什么会走上行骗这条违法之路呢?

      所以,小说中我设置了一个原罪,主人公就出生在一个骗子村,周围的人都是以行骗为生,所以耳濡目染,他也走上了行骗之路。我原来做过记者,知道有些村子全村都是干一个行业,比如生产假皮鞋。

      《做局人》的最后一个骗局,我借鉴了一本书《江湖丛谈》,里边写了中国古代一个传统的骗局叫“雁班子”,这是古代江湖人士针对官场的一种行骗,我借鉴了这个故事。

      余耕:目前,崔斯韦导演正在改编电视剧的剧本,改了40集的框架出来,也叫《做局人》,是同名电视剧。

      余耕:哈哈。其实我创作的时候,首先出现的是一个形象,塑造人物形象是最主要的,名字对我而言不太重要。有时我没想到名字,就会先给主人公取名“余耕”,写到半截,如果想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名字,就会给他换一个名字。

      记者:您小时候在体校打过篮球,后来当过一段时间刑警,在央视当了很长时间的记者,还做过银行的高管,这些经历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余耕:我写过一部小说叫《耳房》,里边写到去青海挖虫草,在野外的那一段经历,特别吸引读者。我这一段写得很顺手,让大家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与我最早到北京做户外生存俱乐部有关。因为从事过这个领域,从事过这个职业,所以创作起来特别容易,写的都是我十分熟悉的东西,包括术语、器械。

      所以我觉得从事的行业多、职业多,对写作有很好的帮助。在这之前,我还觉得自己很失败,总在不同的领域跳来跳去,一事无成。直到从事写作的时候,我才发觉,原来那些职业的变化,都是为了写作做准备的吧。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